楠柚柚柚柚子_我是鸽王

沙雕文手/
站定殓摄佣杰不动摇/
学生党,随缘产粮/
只写自己想写的/
专萌冷圈/ 一般自娱自乐/

我的白月光★

课间时间趴在桌上小憩,朦胧间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揉了揉我的头发。抬头见他背着光,一只手撑着脑袋,银色的眸子里满是笑意。

“起床了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然后我被一钢筋直男爆头醒了。

考试的鱼…嗯。画的是金纹,吧。

许愿鬼切!!要是抽到我就开万字光切车!!妈个鸡操到光肾虚!!来啊不怂!!!!

【佣杰】今天奈布依旧也在走廊放风吗?

★皮皮学生佣 ×温柔教师杰
★欧欧西预警

【1】
杰克觉得他作为一班之主似乎平时对那群小兔崽子太温柔了些以至于有些不知好歹的已经蹬鼻子上脸了——这里特指萨贝达那个小犊子。
在他又一次看见自己的教案被人画上什么诡异图案的时候,温柔的杰克老师终于忍无可忍拎出了初始作者。
“所以呢?今天给我画的惊喜是什么?”
杂乱的线条,看着倒像是一朵花。
哪知道奈布吹着口哨抬头,一本正经,“不。是大猪蹄子,美人老师。”
“……”
门外凉快冷静一下?

【2】
挡住了后面同学看黑板的视线的奈布要迁坟,杰克微笑着问他找个地方去待着。
然后萨贝达同学拎着英语课本大摇大摆地走到了讲台……边杰克的书桌附近。
“……”
杰克看着奈布叹了口气。
不嫌丢人你就在那里待着吧。

【3】
奈布虽痞,也只是对于杰克,在别的老师面前他可是在扮演一个好孩子的角色。至于他为什么这样做,中学的男孩子总是要引起喜欢的人注意的对吧?
于是他学着杰克的口型阴阳怪气一句:“爱破儿~~~~”
“……”
教室里顿时爆发出哄堂大笑,杰克老师微笑着让这位捣乱课堂秩序的不知死活的新生起立。
“你叫什么名字?我想和你交个朋友。”
“老师,奈布·萨贝达。”
“老师,你们英国人讲究礼仪,那能不能让我回问你一个问题?”
“?说吧。”
“你有女朋友或男朋友吗?”
“……” 这问题不大合适,杰克要转移话题,但到嘴边的话在全班女生火热的注视下又咽了下去。无奈只能摇摇头。
“那我能追你吗?”
“yooooooooooo~~!!!”
班级再次炸锅。杰克老师在各种唏嘘起哄声中红透了脸,叭地拽开门。
“出去。”

【4】
走廊的空气真的特别好,落地窗外蓝天白云让人心旷神怡。
最重要的是这扇窗户对着对面的女生宿舍,一点都不亏。
反正白天也没有福利就是了。

【5】
放学时候奈布踩点堵住了杰克老师去自行车库取车的路,杰克歪歪头,“还有什么事吗,萨贝达同学。”
奈布没理。他的眼前是夕阳下身穿休闲衬衫的班主任,光下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在眼睑下投下一片阴影。
“小美人,你真好看。”
“……”
啊。
杰克愣了一下,不自然地别过脸。他的耳尖滚烫。
“我希望你白天的话是玩笑,萨贝达同学。我是你的老师,这是一种不尊敬。”
“并不是哦小美人,我认真的。真的喜欢你。”
“啊……”
行吧,估计又是什么新的恶作剧。杰克自认口才一般,和这小犊子斗智斗勇怕是要给自己绕进去。
“那么至少把称呼给我换一下。”
“好的美人老师,没问题美人老师。”
“……”

【6】
综上所述,杰克觉得他有必要去家访一次了。
奈布知道的时候并没有通常学生迎表现的焦躁不安,他反倒很平静。
好像哪里不对?杰克的疑惑在奈布打开防盗门的时候戛然而止。偌大的大房子,只有奈布一个人。
“喏。” 奈布往杰克手里塞了个苹果,“二人世界!满意吗美人老师?”
“你家长呢?”
“不知道。谁知道他们现在又在哪个半球保家卫国。”
“……”
杰克愣了一下。
“他们是军人吗?”
“很伟大对吧。我早就决定了,不管以后毕业分数怎么样,我要去当一名军人。”
军人啊。
“很伟大哦,军人。老师支持你。”

【7】
“老师和我有过愉快的二人世界!”
奈布一脸自豪。
“……?!???”
“……” 杰克心情复杂站在班级门口,拆了烟盒抽出一根烟。
“老师老师,你说你昨天快不快乐啊?”
“……”
杰克吸了一口烟,“萨贝达同学,你去走廊看看对面女宿舍今天有没有人?”
“OK。”奈布愉快地吹着口哨,大摇大摆地走过杰克身旁,又把脑袋探回来,“老师?”
“……”
“老师我有个事情必须要告诉你。”
“……” 杰克惆怅着又吸了一口烟。
“老师!我必须要说!你的烟儿没点着!”
杰克在哄堂大笑中把奈布请出了教室,两人在教室传出的数学老师的声音中望了一节课天。

【8】
杰克觉得他迟早有一天被萨贝达气出心脏病。他揉了揉酸痛的眼睛,灯光下的班主任翻开了最后一本作业。
算不上好看的字迹,工整干净,毫无瑕疵。他想翻翻看这是谁的作业本,在这之前他看见了作业本里夹着的小纸条:
“辛苦啦,早些休息美人老师,明天依旧会去调戏你,做好准备吧?”
纸条下面压着几枚玫瑰花瓣。
杰克想,他已经知道这本子的主人是谁了。他扶了扶眼镜,在纸条上用红笔画下了一朵玫瑰,小心地夹进作业本。
十一点半,班主任房间的灯熄灭了。

【9】
“萨贝达同学,请用How about进行提问。”
“How about the gift last night?”
“……”
“yooooooo~~~~”

【10】
试问奈布今天去走廊放风了吗。
答案是肯定的。
女宿舍的风景真好,老师的屁股真软。

一个顶置

大家好啊这里柚子。没想到吧我还活着(不)
开学随缘掉落!

HE咸鱼写手,开心坏了能产产BE
吃的粮杂,但不会专门整理号,大概就自行找粮?(反正写得少也没人看)

D5(最近主产)
刀剑(随缘)
小疾走(沉迷但是很少产)
凹凸(是圈子里但没有产的打算【或者没梗】?)
蛋糕(不用想了这个没人)
——有待补充。

【裘杰】关于我们校霸和校草

。如题。乖巧的校霸靓仔。雷的小可爱请马上退出多谢合作
。直男校霸裘×腹黑校草杰
。没眼看所以无检查,欢迎捉虫
【1】
关于校霸和校草,我这里只用几句话就能够描述:
①校霸名为裘克,性格不错,至少不会去主动找人麻烦。
②他和校草是死对头。
③校草叫杰克。人温柔,很有耐心,相敬如宾对待每个人...啊,除了校霸。
④他和校霸是冤家。

【2】
裘克是个低情商的钢筋直男,在我们看破红尘的眼神下度过了一个月的时光,某天突然脑袋里某根筋正了过来意识到他喜欢杰克。至于喜欢上冤家的原因他也纳闷,要我说就怼着怼着擦出了爱情的火花。
校霸让我一边凉快去。
……
真是暴躁啊,恋爱的少年。

【3】
至于他们杠上的原因我不大清楚,裘克并没跟我提过。大概就两个人莫名看对方不顺眼然后打起来了吧。

【4】
裘克不单身。或者说,所有朋友中只有我自己单着——咳,不是……裘克并没有移情别恋,相反,人家抱得美人归了。

【5】
我说过裘克是建筑工地的钢筋直男。在我们支招之前他鼓起勇气去表白了两次。第一次犹豫了好久最终揣着一颗少年心去了,结果被杰克“Are you kidding?”.JPG吓了回去。他不死心被拒绝,于是又一股脑冲了出去——
这一次,校草果断说了句:“不。”
在我为他默哀时,身边最明智的玛尔塔问:“你和他说了什么?”
“‘来和我打一架啊?!’…?”
“……”
“……”
“……”
“你活该单身。”
↑来自惋惜我浪费掉的同情心的我。

【6】
墙咚情书短信纸条(土味)情话都试过了,校草依旧不为所动。在裘克自暴自弃地说着“维持这样的关系也挺好”的时候,终极美少女的我拎着一捧玫瑰花出场了。
方法是有的,结果要试一试才知道。

【7】
结局出人意料。
校草其实也是喜欢我们校霸的,之前没回应只是觉得好玩逗逗裘克而已。他笑着接了花揉了揉我的脑袋,“辛苦你了,天快黑了,快回去吧。”
……啊,被摸头了。
如果校草要是个小姐姐的话我不介意跟校霸抢亲。
但是,他是个小哥哥。

【8】
总之,裘克成功追到了杰克。要说约会的地点,他的决定是游乐园。
……冬天的游乐园,覆盖着白雪的冬天的游乐园。

【9】
校草脾气好,是说他对谁脾气都好。所以在寒风中捂好眼镜口罩围巾上了过山车,下车时笑着问裘克“雪好吃还是风好吃”真的不是报复。真的。

【10】
傍晚时晴了天,夕阳把雪地染成了金色。裘克悄悄拉住杰克的手,身边走过的一家三口使他联想到多年后杰克穿着碎花围裙笑着和他说晚上好,灶台传来饭菜的香气,他们的孩子正坐在客厅搭积木……
画面太过美好,以至于裘克情不自禁…对着面前的雪人一声嘿嘿。
“嗯?你们认识?这么高兴?” 杰克抱臂看了看雪人,“来打个招呼?”
……啊?
于是那天,定格在裘克记忆深处的并不是他在摩天轮上亲吻恋人脸颊的画面,而是夕阳下少年微笑着的、完美的脸庞以及后面路过强行抢镜的,拎着小猪佩○气球的小学生。
后来裘克回忆说,他永远忘不了他在小孩子们的注视下,被那个拥有猥琐笑容的雪人支配的恐惧。

【11】
插播一条新闻,最新消息,校霸和校草杠上的原因是因为某人一个脚滑在众目睽睽之下扑倒了对方。这两人绯闻轰轰烈烈传了一个学期,最后终于无人想起,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
说实话他们其实挺配的,但当时双方都不爽就是了。

【12】
都说校草腹黑,我以前觉得他其实挺白的……啊。我他妈当年真是太单纯了。
对于那个让我加油让小姐姐们喜欢上我的校草,我现在要往他的水杯里加点药了。

【13】
预知后事?
放心,夜还很长。

【all杰】钢筋直男撩汉子的正确方式?

※双杰(私设内测为杰克第二人格)/ 裘杰/佣杰

【1】
人嘛,有人夸奖总是开心的。
他小佣兵今天就给那群x无能示范一下撩汉的正确方式!
首先,捕捉一只寻找猎物的小美人!
“……奈布先生,请问有事吗?我们现在是敌对的时间。”
“小美人,你可真是个厉害的小偷。”
“……哈。”
“你把满天星晨偷下来,装在了自己的眼睛里,今天的你格外好看。”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奈布·萨贝达】 发表说说:天上的WIFI真快。

【2】
小绅士是喜欢玫瑰的。你只需要清晨穿戴整齐,带着一支含苞待放的花朵守在他门口,等到他推门而出的那一刻——
“早上好小绅士,这朵花送给你,祝愿你的一天普通这玫瑰般美丽。”
“……” 杰克接过了花,花瓣饱含露水而沉甸甸的。
“花哪来的。”
“……啊?”
杰克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花是哪里来的,开膛手先生。”
“……花园里摘的。”
“……”
“开膛手先生。” 杰克微笑着,眼底是抑制不住的怒气,“这支玫瑰是我在两个月前种下的,并且几天之后它就会绽放。”
“……啊、”
“请您离开我的房间,现在,立刻,马上。”

【开膛手】发表说说:花园的椅子真舒服。

【3】

【裘克】 发表说说:撩?引起注意不就能搞到手了吗?就庄园主新开的那个双监管模式,我把他放的人全飞了,狗绅士气得要跟我决斗呢。

躺在棺材里真舒服。

【4】
【奈布·萨贝达】 回复【裘克】:woc兄弟你还活着吗?
【开膛手】 回复【裘克】:我们会永远记住你,并同时会将你的脑残行为引以为戒。
【裘克】 :???

【万静】夏天果然就是夏天呀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万酱和树袋鼠一样
※如标题,夏天时候写的

午后的空气闷热到快要窒息,很少有风吹过,即使有,也是热风,细细一缕在半路上就散了。大约生灵都在这炎热中睡去,周围静悄悄的,只有窗外古树的蝉偶尔扒拉下翅膀暂时划破这份宁静。
千代松觉得自己身上潮乎乎的,汗珠沿他脖颈滑下,要说什么形容词,大概就是快被热化了。
“阿静……好热啊我要化了……”
“……”名为静马的少年推了推挂在自己身上的一摊,手上加快了扇风的速度,“所以说,请放开我吧。”
“不嘛——” 大男孩的回答果断又干脆。
意料之中。静马轻轻叹了口气,抹去自己脸侧的汗珠,似笑非笑看了看少年。
“真是的……”
“嘿嘿☆”
兔子般的大男孩得意地笑。

深夜扰民★被屏蔽了_(:_」∠
链接走评论